缝纫机

缝纫机 - Xiaoming - 三悟人生-感悟 觉悟 醒悟去年59岁生日时,自己给自己买了个镜头,尼康微电相机的长焦镜头30-110mm。

今年60岁生日,给自己买个电动缝纫机,花甲的礼物。
17岁(1974年)的时候即将中学毕业,那时虽然文革后学校陆续已经复课,但还是工人阶级(工宣队)领导学校,我们在毕业前一年参加各项学工活动,有去工厂学车工钳工的,有到电器修理部学修电机的,各行各业都有我们的身影。
我去电机修理铺拆旧电机线圈,父母觉得学不到什么就让我去上海堂哥那里学电工,毕竟上海是中国最先进的大城市。堂哥是上海嘉定县(那是嘉定不是区)第二农机厂干部,把我安排在电工组。当时农机行业不景气新建轧钢厂,电工组负责新厂房设备电器的安装,我每天跟着师傅们当小工。
堂哥是家族里这个辈份(字号)岁数最长的,我则是最小的,相差34岁。
上海当时是中国最开放最时髦的地方,居然在白天黄浦江外滩有男女拥抱拉手甚至亲嘴,这在当时革命人民是绝对不敢想象的。穿着十分时髦,去上海的人回来都是捎回服装。
我也是如此,回来时给家里人捎回来时髦的涤纶西服领的衣服。那时商店里的衣服颜色黑蓝绿,样式标准的制服,人们的穿着相当单调统一。
从上海回来后我对服装剪裁制作有了浓厚的兴趣,开始自己学做服装。买了一本服装剪裁的书,照葫芦画瓢剪裁,再用脚踏缝纫机(那时每家的孩子多,缝纫机是家庭标配,那个年代结婚的标配是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尝试着制作。首先给家里人做衬领裙子,后来发展到给哥们做各式奇装异服,如大尖领衬衣、喇叭裤、西服、领带等。
后来入厂上班后,又给车间的同事哥们做喇叭裤大尖领衬衣,忙得不亦乐乎,也搭上不少银子,有时剪裁错了就得买布赔上。
再后来,上学工作结婚生女养家糊口…..没有时间……时隔近40年
今年双11之际网购日本产重机牌电动缝纫机,一直念念不忘惦记着重操旧业,现在可算是兑现宿愿。
Advertisements

About xiaoming

先做人 后做事 再挣钱
此条目发表在陈年旧事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