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长春-老友辽英

此文于2013年4月13日所写,一直没有上传。如今老友逝去,谨此缅怀。

辽英回长春参加艳艳婚礼。到长春后给辽英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是在医院检查身体,很担心立马去医院看个究竟。外面雪花飘飘出门却没有出租车,只好步行边走边打车,终于快到医院附近时才打到的士。

见到辽英,没有什么病状。辽英说春节前后有点咳嗽,也没有在意,后来吃些中药基本不咳嗽。几天前他爱人催他到医院做全面检查,因为检查的项目多,所以要住院几天。

辽英是我儿时的好友。小时候我们住在部队大院里,那时大院里的小孩很多(每家四五个孩子是正常的)每个年级的孩子还要分几伙,有爱打架的,有爱偷鸡摸狗的,有爱交女孩子的,有爱玩的,我们这伙小孩都是比较爱科学爱学习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属于文文静静的。我们那时在一起搞半导体(现在的人听不懂),做来复式半导体收音机,从二管三管一直到八管超外差半导体收音机;还做飞机军舰模型、电子管收音机、扩音机和电视机;还做照相机洗相机电话机等等,还搞摄影洗相片……每时每刻忙得不亦乐乎。想起来童年真是幸福快乐的,有要好的朋友有充足的时间有N个兴趣有无穷无尽的精力。比起现在孩子,我们的童年和学生时代要幸福快乐无穷倍。

辽英在我们这伙里,是很安静憨厚的,他在长春市67中学(现在是市实验中学)上学,业余时间在校图书馆里帮忙整理图书。那是看书是一件很难很奢侈的事情,书店没有什么书卖,家里更是没有什么书可看,如饥似渴是当时的真实写照。辽英经常从图书馆借来许多书给我们看,我记得有一些画画的书,里面有一些人物速描,其中有国外的经典人体画像,看得我是两眼放光,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艺术。可见那时思想的封闭,知识的匮乏。书是不能光明正大的看,都要偷偷摸摸的看,要是让大人看见了马上撕毁还要挨打挨骂,要是让其他小孩看见了立马抢走永不归还。

后来辽英去辽宁锦州当兵保卫祖国去了,我则入厂当了工人。我们一直保持通信联络。那时业余时间基本就是写信。你来我往。一封信大约10天左右才能到他那里,然后他回信,一来一回大约20天左右。那时快乐的时光就是收到远方朋友来信,同时也是靠朋友的信件开心地活着。一晃我们度过了他当兵的那几年。

再后来,他当兵复员回来在市建材局工作,我们都各自忙乎自己的事情,工作,结婚,抚育子女……一晃过去近四十年。

《老友 辽英》视频短片

Advertisements

About xiaoming

先做人 后做事 再挣钱
此条目发表在陈年旧事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