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震的思考(三)

  • 中国有个恶习,好大喜功。一个运动或事件(大火、洪水、地震等)结束,总要举行庆功会报告团。这次地震以后,同样如此组织抗震救灾英模事迹报告团,满中国各地讲演。新闻报道说“他们颇有人情味的讲演赢得听众们的共鸣,现场一次又一次响起热烈掌声。”讲演者有的是现代版的“沂蒙颂”,只是角色不同,红色经典是村姑乳汁喂养新四军伤员,如今是警姑乳汁哺养灾区婴儿,据说她还提拔当上副政委了;还有抗震救灾的青少年,据说有四个被保送上北大清华了;还有几岁男童也夸夸其谈如何抢救同学;其实他们的“英雄事迹”是应该做的,是人性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如今却被夸大化了,被英雄化了。以讲演的形式更是荒谬可笑,不禁我又想起了文革时期的活学活用的经典话语:“正当我有困难时,我耳边想起毛主席的语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或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于是我……..”。一边是失去亲人的痛苦,一边却为此歌功颂德。这是对亡灵的不尊重,也是对人性的践踏。那种以英雄榜样激励和改变人的世界观的做法,早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还在沿用,有些愚昧,与与时俱进背道而驰。
  • 王兆山–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写了一首地震废墟下的幽灵歌颂党中央和政府的诗,不伦不类,实在令人作呕。

    “《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天灾避难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此诗一发表,引来众人的批判和痛骂,山东有一作家声称羞辱不能与其为伍退出作协。此诗借以一个地震遇难者所看到的,歌颂抗震救灾。批判的焦点有两点,“纵做鬼,也幸福”,意思是死了也幸福,好像地震的人都愿意去死,那我们还抗震救灾干什么?没有了最基本的人性,一派胡言。“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马屁拍的,肉麻。

  • 堰塞湖虚惊。几个堰塞湖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明明没有什么大事,各级官员和工程人员都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不用科学的态度,不敢承担责任,转移数十万人员,反正转移灾民的巨款又不是自己拿。生命重要不能当儿戏,但也不能随意浪费国民财力,保全自己的官位。
  • 地震使全国人民变得更加坚强了(甚至连猪也变成了–猪坚强、猪刚强)。人们对一切突发事情变得见怪不怪了,变得轻描淡写,变得无所谓了。矿井瓦斯爆炸死伤数十人–没事(没人了解),南方洪水泛滥–小事(没人关心),周老虎事件尘埃落定–没事(无人问津),甘肃天水高考替考案–小事(无人理睬),瓮安县打砸抢烧事件–没事(没人重视),两岸周末包机通航–小事(没人知道),上海袭警恶性事件–小菜。经过大地震的战斗洗礼,人们的神经承受能力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About Xiaoming

先做人 后做事 再挣钱
此条目发表在三悟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