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F1之行

整装出发

为了去上海看F1车赛,9月下旬开始做plan。网上订票,查阅F1赛车门票和上海住宿情况,打印F1赛场附近地图,记录出行几日天气预报 ,赛场行车路线,日程安排等。

此行的宗旨:独自旅行,休闲锻炼,冒险刺激,经济实惠。

9月29日,昨晚收拾行装时,与她因为小事吵了几句,她又说起七百年糠八百年谷的事,郁闷,有点失眠。今早起来她还是继续磨叨。生气,什么也没有吃背包就走了。

电子客票

这次出行的机票是在网上订购的。网上或电话订票可以省去购票的时间和送取机票的麻烦,其最大优点是价格优惠,尤其是提前数十日预订更便宜。

到了机场,感到电子客票的优越性。在机场里自助电子客票机上,输入身份证号码后,就能显示你在网上预订机票的情况,直接打印出登机牌,相当方便。有待改进的是,不能自选座位。还有自助客票机很少,在上海浦东机场,诺大的机场没有找到深航的自助机。

买F1套票

飞机上并不像黄金周那样拥挤,空了40多个位子,睡了一觉。上海的天气阴晦。在浦东机场,按行车路线图乘机场七线大巴,发车后才发现路线改了,加上严重塞车(与北京大庭相径),心里很着急怕,赶不上看赛车练习赛,好在机场七线大巴的终点有地铁车站。换乘地铁到上海体育馆,我原计划到F1赛场买票,那也许能便宜些。可是没有去F1赛场的大巴车了,只好在这里买门票。经过与黄牛的讲价。B看台的1880元的套票,讲价到1150元。为了验证票的真伪和看F1练习赛,我又和两个黄牛一起坐出租车去F1赛场。上海的出租车非常难打,拦了四十多分钟总算强行拦截到。天空更加阴晦下起小雨,到了F1赛场练习赛基本结束。为了证实F1套票的真伪,我一直到门口验票后,我才付钱给黄牛。

上海人的精明之处,在于很会运用媒体,宣传力度远远大于实际效果。今年媒体大量报道舒马赫明年退役,此站是老舒上海的最后表演,吸引消费者。再加上法拉利与雷诺车队的积分接近,使门票出现紧张。

遭遇欺骗

看完练习赛后,看见赛场外有许多摩的,挺方便的。因为出口离车车地点很远,步行要40 多分钟,从早到现在没吃没喝,还没有住的地方,有些着急。打了一个脸晒得黑红,一付农民汉子形象摩的,他介绍说附近有住的地方,也挺热闹。到了一看,卫生条件很差。接着又去了另外一个镇上更是差,无奈只好继续拉到嘉定镇,一共30元,给了100元,找了70元。按住宿资料的地址去了几家宾馆,都说F1车赛期间没有打折,条件一般,价格奇贵,无奈只好先住下。晚上出去买电话卡,小店主说我的50元是假币,大惊,一看果然是假币。想起来了,是那个看起来憨厚的农民汉子找给我的。如果在深圳,我肯定会手模细查,没有想到上海也是如此。只好叹一声,上海人也不厚道了。

后来几天经常挤出时间,去嘉定附近的城镇及工业园走马观花看一看。上海周边地区的工业发展很快,到处可以看到新的工业园及企业。与打工者聊天了解到,这里的民工大多数是从附近安徽、河南、山西、山东等省过来的,由于离的比较近(乘火车一般十多个小时,票价才几十元钱),许多原来去广东打工者转到这里。大部分企业执行劳动法规的情况比起广东省要好的多。一个外资企业的打工者介绍,每个月,上班6天休2天循环,正常上班(没有加班),包吃不包住(上海的企业不包住),一般技术工种,月薪约千元。加班按劳动法规补发工资,每月工资在下月份的十号左右发放,从不拖延。这里的招工状况是,打工者多企业少,这与广东地区形成强烈的反差。随着外地人的大量涌入,打工,经商,边缘行业(黄牛党基本都是外地人),也给城市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从政府管理的角度来看,感觉好像深圳前几年的情况,混乱无章。

堂哥

早在30多年前(1975年)我曾经在嘉定,我的堂哥家住过半年多。那时候我中学快毕业,学生们要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分配到工厂学工。父母让我到上海堂哥所在的工厂里学习电工技术。那时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寒冷和饥饿。寒冷,原以为上海是南方,冬天不会很冷。上海屋里都没有暖气,屋里外面一样冷。寒冷就容易饥饿,总是想吃东西。当时粮票很紧张,在亲戚家又不好意思多吃饭,于是我背着堂哥在工厂的食堂里,买一些小吃解决饥饿。至今想起当时的烧大排和烧鲫鱼真是好吃。

当时的上海是人们向往的地方,是时髦的代用词。吊腿裤子,瘦腿裤子相当时尚,外滩上情侣拥抱亲热,人们公开指责是伤风败俗,而内心却极其羡慕和崇拜。那时能去上海如同现在出国到欧洲或美国一样,羡慕不已。

晚上去堂哥家里,一切都是破旧的,堂哥已经八十多岁了,长得很像我父亲。他前些日子腰摔伤了,卧床数月,现在好多了,但仍然步履艰难。不过头脑还是很清楚,回忆起曾经的日子,津津乐道。后来又和堂哥及他女儿女婿一起到饭店吃饭聊天,堂哥孩子的孩子也挺好,一个在上海财经大学大三,一个在上海同济大学大一。一提起这些,他满脸骄傲和自豪。

阴晦的一天

吃饭的时候,她不断地发来短信,让我用磁卡电话给她回电话,我以为有急事,用手机打给她,不接数十次。奇怪?后来才恍然大悟,她是要验证我是否在上海。简直是不可理喻,无语。

这是一个阴晦郁闷的一天。整天没吃喝,一直到晚上才吃饭补充营养。两条腿不停的走了一天。蒙蒙细雨一身寒冷。遭遇欺骗的假币。没有赶上看练习赛。电话短信不停地骚扰,搅得心烦意乱。

排位赛

9月30日,阴天下雨。早上去宾馆的餐厅吃早餐(免费),没有几种样式,仅有两个人在吃。已经用过的碗筷大概二十几个,可见宾馆生意的差劲。宾馆的管理体制还是社会主义体制,宁可没人住,也不优惠打折。对外还宣称F1赛事,不涨价就不错了。退了房,到离F1赛场很近的马陆镇,找个小店住宿,价格很便宜。然后,背包去F1赛场看排位赛。

从今年开始,过去几年中一直被使用的单圈排位赛规则被新的三阶段排位赛所取代。总长为一小时的排位赛,将由三节15分钟的计时赛组成。第一节淘汰成绩最差的6辆车,第二节再淘汰成绩最差的6辆车,第三节剩下的10辆车手,按单圈最好成绩确定正式比赛的发车排位。

这种排位赛的方式比过去的单车排位赛精彩很多。今天下雨,竞争更加激烈和刺激。

最后的排位的名次是,雷诺的阿隆索和费斯切拉排位第一、二,本田的巴里切罗和巴顿排位第三、四,迈凯伦的莱克宁排位第五,由于普林斯顿的轮胎在雨天不佳,舒马赫仅排位第六名。

2004年F1上海首战时,我和杨柳(车友)从深圳一起到上海来看,女儿那时还在北京读大学,也赶到上海看车赛,同样也是在B看台。B看台是起点以后第一个右弯道,弯比较急并且还有坡度,许多超车、滑出跑道、出维修站都能看很清楚,是一个很好的位置。

F1赛场与两年前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不方便。从赛场到外面的公交车站3公里多,步行要40多分钟,今天来回我走了近2小时,很疲惫,但却达到锻炼的目的。在路边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行走,路上飞驰电闪的车一路狂奔。

F1比赛

十月一日,国庆节,阴天小雨。上午早早就准备去赛场,虽说下午2点正式开始比赛,可上午还有一系列F1赛事及各车队的活动。今天市内许多街道实行封闭,为了把握起见,我早早离开住宿徒步去赛场。最可靠的是脚步,要咋说是脚踏实地。

11点到了赛场,雨越下越大。上海站首次是雨战,绝对是一场激战。

上海国际赛车场,单圈长度5451m,16个弯道(9个右弯道,7个左弯道),赛道圈数56圈,比赛距离305.26km。能容纳20万名观众。

现场看车赛和看电视转播的最大区别是,赛场中巨大的轰鸣声,使你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热血沸腾,心情激动。

比赛开始前雨停了,开始后两辆雷诺蓝车一直领先,由于赛道积水很多,不断有车滑出赛道和超车,场面精彩混乱,十几圈就有套圈的了。第18圈莱克宁首先爆缸退出比赛。第一次换胎后,阿隆索的车出现问题,明显放慢,队友费斯切拉超越,随后又被舒马赫超越。舒马赫不愧为雨中之王,经验丰富,又将费斯切拉超越领跑。随后雷诺阿隆索的车第二次换胎出现失误,用时19秒多,以后成绩有所好转阿隆索,追上队友后,全力追赶舒马赫,从落后27秒一直追到3秒多,无奈没能追上。此赛用时约1小时39分钟。

舒马赫第一次在上海站赢得冠军,同时个人积分与阿隆索相同。雷诺分别获得二、三名,车队积分仅领先法拉利一分。上海站法拉利赢在轮胎上,雷诺输在轮胎上。舒马赫在上海这条赛道上连续遭遇了两年的噩运,当他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这条赛道比赛时,他打破了“魔咒”。

伪车迷

看车赛的人绝大多数是伪车迷,对赛车规则没有了解。比赛过程中的超车和让车也不晓得,见到超车就欢呼雀跃,岂不知那是被套圈的慢车让车。由于快慢车的差距很大,到后来伪车迷们没有能看出谁排名第几,只是像傻子一样看车的绕圈和听马达轰鸣的噪声。他们看见法拉利的红车过来就欢呼。还有看见有车滑出跑道,也高兴得欢呼,巴不得赛车橦到防护墙上,上海人小资的虚荣心得到充分的满足。

伪车迷不懂看比赛的规矩,动不动就站起来,后边的人没有办法看,也得站起来,于是乎都站着看。

赛场工作人员的水平很差,对慢车也不摇蓝旗,有车滑出跑道危险,也不摇黄旗。对故障车也不管。在排位赛时,舒马赫的车停在赛道旁,也没有人帮他一把,弄得老舒好没有面子,只好自己爬出来,走回维修区。

2004年赛场看台的国人,全部是舒马赫的支持者,因为那时他们只知道舒马赫一个人。今年大部分还是舒迷,其中许多是情侣车迷,看见法拉利红车来了,欢呼叫喊。哪是什么车迷呀,整个一个粉丝拉拉队员大聚会。悲哀。

几年来,国人看F1车赛的水平一直没有提高,与央视F1赛事电视转播主持人有一定的关系。主持人的业务水平实在太差,简直就是乱说,一男一女(特邀嘉宾不算),一唱一和,大量的形容词,感叹词,常识性的错误。使车迷不能从中提高观看F1的水平,得到激情F1的乐趣。

有一次,离比赛结束还有十多圈,马萨排名第三,比排名第四的车手领先十多秒,于是他们就说马萨这次可以登上领奖台了,一大堆的祝贺话。常识告诉我们马萨还需要进站加油,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没有看出来,马萨进站加油。他们又转向祝贺其他车手第三名登上领奖台。

恰恰与足球相反。央视足球的解说绝对一流,(中国)足球的水平绝对末流;F1的水平绝对一流,F1的解说绝对末流。

我是铁杆F1车迷,从1996年开始看电视转播车赛。记得1998年冬季我到德国纽伦堡市,参加友好城市圣诞礼品展览会。F1车赛德国站就在纽伦堡。那一年哈基宁得F1赛车冠军,舒马赫是亚军。一天我看纽伦堡市的地图,突然发现在郊区有个叫舒马赫街的,我想是不是就是舒马赫的家乡呀。我曾经记得有过报道,说舒马赫的家乡以他的名字命名一条街。于是我乘地铁,公交车,最后到了很远郊区公交车的终点站,拿着地图一点点的找。找到舒马赫街后大失所望,它只是一条200米长,两个车身宽的普通小路。无奈拍照小街以示纪念来证明我的痴心妄想。寻找整整花了一天的时间。后来查资料得知,舒马赫的家乡离纽伦堡远着呢。

1996-2006年F1车赛冠军得主表:1996年–希尔(英国),1997年–维伦纽夫(加拿大),1998,1999年—哈基宁(丹麦),2000,2001,2002,2003,2004年–舒马赫(德国),2005年–阿隆索(西班牙),2006年–阿隆索(预计)

F1赛车模型

2004年在上海看车赛时,杨柳(车友)当天看车赛就乘飞机回去了,我当时准备给他买一个1:18的舒马赫的赛车模型,谁知第二天去取时没有货了,也就没有买成。这个承诺一直在我心里总是个事情,这次来看车赛也有要还两年前这个承诺。在F1赛场各车队的商务区及商铺,有各式各样的车模。考虑到先买了以后,怕看车赛时弄坏了,所以准备看完比赛再去买。比赛结束去买时什么都没有了。第二天(十月二日)我去上海市内去买,结果更是出乎意外。我在淮海路,西藏路、福州路、南京路,整整走了近五个小时,一丝一毫的相关F1车赛的任何纪念品都没有看到。F1荡然无存,绝望呀,不应该呀?因为我记得2004年看车赛后,我和女儿逛街时,可以到处看到卖F1赛事的纪念物,如衬衫,挂饰,帽子,车模等。可现在……情急之下想到号码百事通114,问了几次,终于提供一个车船航模商店地址。找到商店,营业员告诉我今天已经卖了五个,这是最后一个,万幸。后来我逛街和吃饭后,不相信又去车模商店看看,确实没有了,万万幸。两年的心事了结。

旧地重游

离开车模商店后,我去福州路。1982年我们毕业实习到上海,住在福州路的吴宫饭店。每天吃饭到附近的小吃店,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两角钱。有时馋了打牙祭,到附近的小饭店里,要一个炒猪肝,一杯黄酒,一碗饭,一元多钱,简直幸福死了。实习结束快离开上海时,几个要好的同学(李光宇、段洪、于志军、郑徐平、卢强、梁力平、王继俊、邢占海、刘铁柱等)到吴宫饭店旁边的百年老店杏花村酒楼,很奢侈地造了一顿,还喝了点小酒,每个人喝的小脸通红,人均摊收几元钱。如今吴宫饭店和杏花村酒楼仍然在福州路,装修得焕然一新。我拍了几张街景,走进杏花村酒楼,要了几个小菜吃一吃。算是旧地重游。

五毛钱

十一过节,公交车上人很拥挤。我旁边的一个小姑娘与售票员吵起来了。小姑娘与同伴讲普通话,和售票员吵架却是流利的上海话。公交车乘客与售票员吵架是上海的传统节目,每次来上海,只要坐公交车,就能看到这个传统节目。上海话我还能听懂些,小姑娘说车票应该是1.50元,售票员说是2元,于是双方争吵起来。我想,两张票才1元钱,有话好说吗。可以看出上海人的小气和仔细了。到了终点下车,小姑娘下去后,看着车牌号,一边拿出手机打投诉电话,又是一通唧唧咋咋的讲。电话费可不止一元钱呀,看样子小姑娘不是为了一元钱,而是为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

双年展和雕塑展

上海美术馆,古老的建筑。现在正在举办第六届上海双年展。这次双年展以“超设计”(Hyper Design)为主题概念,针对设计这一当代视觉文化的重要元素,探索设计作为美学形式,生活方式与社会历史模式的复杂、交错的内涵,旨在凸显当代艺术对功能性对象、造物术与乌托邦之关系的深入思考。

展品确实很超现实,没有一定的艺术功底很难看明白。坦言没有全看懂,不过对其中的一些新颖的表现手法,审美的意志、独特观点、现代的表现形式还是留下回想的余地。

恰逢十一,参观的人很多,门票20元,学生半价。与深圳的双年展相比,展出面积要小,作品的数量多一些,参展艺术家人数也多。

参观结束后,我在礼品店买了一个双年展的纪念牌。这时旁边的一个农村打扮的女子问我这个干什么用的,我说这是双年展的标志,可以别在背包或衣服上。她拿出两元五角钱零钱买了一个。我肃然起敬,一个还没有脱贫的农村女子,居然来看高雅艺术展览,可见理念的突破。

在南京路边的草地还有城市雕塑展,大部分是全国各地美术学院雕塑制作的。塑雕内容基本是人物和动物,其中一个比较奇特,用破铜烂铁,七扭八歪的焊在一起的四个街头乐队人物,满有创意。

回程

乘飞机的人更少了,足足空了80多个座位。到了深圳,阳光明媚,暖气洋洋。在上海真冷,由于天气预报的失准,我没有带长裤和长袖衣服。总结起来,基本完成预定计划。看F1车赛,拍摄照片,锻炼身体,走亲访友。

F1主赛场外     F1赛场外的我      F1赛场内     F1赛场内的我      F1车迷     F1赛场的车队区
舒马赫的赛车   阿隆索的赛车     南京路夜景     南京路人海   上海美术馆  旧地重游

Advertisements

About xiaoming

先做人 后做事 再挣钱
此条目发表在上海F1车赛 2006, 专题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