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无知与动物的悲哀

 
      动物是人类最大的受害者和替罪羊。当人类出现疾病疫情时,人们首先把一切祸源和责任推卸到动物身上。且看:疯牛病—-屠杀老牛;萨斯病—-猓子狸灭顶之灾;禽流感—-绝杀家禽;狂犬病—-追杀狗儿(前些日云南牟定县出现疫情,狂杀50000多条狗儿)。
    人们似乎觉得屠杀了这些动物就可以治理人类的疾病。而现实是不论怎么杀,人类还是照样得那些认为是动物传染的疾病,可见虐杀动物不是解决疾病的关键。
    人类是什么?人类是动物成员之一。是会熟练使用工具、能精通思维,有丰富语言的高级动物而已。人类为了区别于动物,才使用了“人类”这个词汇。从生命意义上,两者是相同的。
    反思,我们人类的各类疾病却不能被动物所感染,很少听说动物染上人类的疾病,如艾滋病、癌病、白血病等等。结论是:动物的疾病可以传染人类,人类的疾病却不能传染动物。
    同样是动物?为什么呢?
    动物进化了数百万年,各自进化了独特的生存功能,人类能思维,马善于奔跑,鱼能游水…..每个动物都有了各自生存的功能和本领。适者生存,动物必须具有抵抗疾病的本领,如:苍蝇出入淤泥而一尘不染,没有任何病毒或细菌能使它染病。动物很少或者没有因为疾病而死亡,死亡原因是意外(天敌、自然灾害、不可抗拒力)和年老寿终。
    在数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有进化的也有退化,人类的抵抗疾病的能力退化下降,甚至说没有了。显而易见的是,现代人闻到花粉也能窒息,还美名其曰花粉病。适者生存,这个生命世界中的绝对真理,对人类所说的人道而言是无用的。
    当一个人没有任何抵抗能力,遇到敌人时只能是束手就擒。如果敌人是杀人犯,等待人类的就是灭亡。
    苍蝇和蚊子是人们公认的害虫。苍蝇传染各种病毒,蚊子传染疟疾、登革热等疾病,是十恶不赦的敌人。
    对于这些看法,我认为有些片面。它们传染细菌和病毒,同时也传媒各种抗原体,正如蜜蜂传媒花粉一样。其实人类至今为止能人工合成的抗原体有多少?胰岛素?还有……?抗原体大多来自动物,只是人们没有认识到。
    人类各种疾病的抗原体,包括白血病、艾滋病、萨斯病、癌病等,都存在于动物体内。只是人们没有找到,或者说没有去认真地寻找。
    人们在这个世界里来去匆匆,死去活来地为名利和金钱忙碌。

About Xiaoming

先做人 后做事 再挣钱
此条目发表在医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